员工之窗

红薯的记忆

今日回家,有点小懒,不想做饭,只因一个人在家,可以随便打发吧。看看厨房里,还有几个小红薯,便洗净、蒸熟,权当晚餐。 一会儿,厨房里便散发出红薯的清香,一段记忆便随着香气弥漫开来。

  

 

        每年农历四月,红薯到了插苗时节。收获了上一季的果蔬,翻新了一块块土地,只等一个下大雨的天气,待雨水湿透了土地后,割了地里种红薯嫩绿的苗叶,剪成一小段红薯藤,再把它们插进地里。等它们在地里生了根,就开始施农家肥,待新的红薯藤在地里长得枝繁叶茂时,也就到了长红薯时节,又要翻转红薯藤......记忆中往往是暑假时节,清晨,太阳还没有出来,我们就会被母亲喊醒,去地里翻红薯藤。这是为了保证红薯蔸下的红薯个头长得更大,免得它们节外生枝,长出很多派枝红薯来。翻完一块块地里的红薯藤,我们的手上尽是黑黑的红薯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 入秋时节,红薯便开挖了。有时放学回家,母亲便招呼我跟她去地里挖红薯。我常常把握不住红薯所处的位置,一锄头下去,只听一声脆响,松开,准能看到流着白汁的半个红薯,心里一下子突感失望。母亲就有点心疼的,说别挨着薯蔸挖,隔远点。每每听母亲唠叨,我准大笑,地里,便有了母女间的欢乐。而母亲心疼红薯不完整,于是我只有整理她挖出来的红薯的份了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挑回家的红薯,分拣好,整个的留下储备,挖烂的洗净蒸熟,晚上放在炭火灶上烘干,为了红薯烘干,母亲晚上还要起床几次翻动。第二天,我们兄妹几个便有了香甜可口的红薯干带去学校。当然,已经成人的三个哥哥,经历过苦日子,天天以红薯充饥,提起红薯,自然是摇头的,吃腻了。 而我们几个小一点的姐妹,背着红薯干去上学的机会不是天天有,家里靠红薯喂猪,我们的学费,全靠养猪了。母亲得安排好足够的红薯,供猪们吃的长膘。

  

红薯花

 

 

       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我班有个女同学,入秋之后,天天带好多红薯干,软软的,金黄色,外表看上去就非常诱人。她与我邻桌,因为要靠红薯当午餐,因此很少与我们分享她的美食。一次趁她出去,我与另一个好友,翻开她的书包,拿了一点尝尝。她回来,见少了,还问我,我肯定不承认罪状的,心里却在偷着乐。许多年以后,我与好友回忆那次偷红薯,便禁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

 

       母亲离世后,我也开始了寄居他乡的日子,远离家乡,远离故土,种红薯已经成了奢望。也因此难得吃到家乡的红薯干。去年,一直牵挂我的姐姐,从家里给我邮寄了一大包红薯干,让我又圆了一次红薯干梦。这里,包含姐姐的深情厚意,吃着吃着,却有种流泪的感觉,我仿佛看见,勤劳的姐姐晃动着忙碌的身影,在自己热爱的土地上,播种下对亲人的关爱,姐姐在为远方的我寻找家乡的味道。也只有家乡的味道,才是游子难忘也渴望的味道。

 

网站地图 人才招聘 投诉与建议

粤ICP备05074776 、08005352号 Copyright 2008 renrenle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