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之窗

一生寻父爱

今年父亲节,记忆的闸门打开,久远而又清晰的画面,一幕幕呈现。谨以此文呈给我逝去快四十年的父亲。

四十七岁那年,本该身强力壮的你却病魔缠身。那年,我五岁,幼稚不懂事但开始记事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感受去医院的可怕,是从你住院开始的。那年,心脏病已使英年的你手脚浮肿,呼吸困难,因而去了堂叔所在的医院住院。母亲去医院陪伴,带上幼小的我。走进医院,一股医院特有的药水味扑鼻而来。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,脚步匆匆,病人们全部一副病容。父亲每天打针,有些护士连血管都不能一针扎中,因而使父亲多受扎针之苦,有时你会调侃护士:“怎么还比不过蚊子,蚊子一口就能叮到我的血管。”一天中午,你昏昏然进入梦乡,想去看一个美丽的世界,那里人山人海,莺歌燕舞,可是热闹。隔着一道铁轨,你挣扎着想过去,这边的人奋力拉住你,不给你跨过铁轨。你疼的呻吟一声,母亲喜极而泣。醒了!病床边,堂叔长嘘一口气。年幼的我从母亲那里知道,父亲刚刚昏迷不醒,差点命赴黄泉!是堂叔飞奔过来全力抢救,才把你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。那时,我好害怕,害怕哪天你突然死了。而你,每每言及那个梦,说死并不可怕,那么美丽的地方,多好多好!

        在那个贫穷的年代,住院急需补充营养的你却难得吃到肉和水果。一天,一位亲戚前来探望,从远方带来六个桔子。你视若珍宝,母亲剥开桔子皮,里面露出桔子肉,泛着诱人的光。你吃了一瓣,连连说好吃,吃到第二瓣,你瞧见在旁边咽口水的我,第三瓣再也舍不得放进嘴里,而是放在我的手心,怜爱的眼里闪过笑意:“吃吧,看把你馋死了!”父亲,我想告诉你,今生,那次是我吃过的最甜的桔子。以后每次吃桔子,我就会深深地想起你。童年的不懂事,那次竟吃掉你病中的桔子。

        那年,你五十岁,我,八岁,刚刚踏入小学一年级。 村里的账出现问题,于是派你帮忙查账。因你是有名的会计,可以一个人双手打算盘,每次不会出错。听说是有村里人搞贪污,于是清查工作相对繁重。你去了村里山上那栋“孤房”,一去就是二十几天。一天,村里广播突然叫我们火速赶去山上。事后才知,本已身体不好的你由于不顾疲劳地工作,又一次昏迷跌倒。你醒过来,却不肯回家,村里的清查工作没有完成。你是那么敬业,作为会计,不能差之毫厘,每一笔账目必须清清楚楚。终于结束工作回家时,你一脸病容,憔悴不堪。

你回家那天,母亲给我两毛钱,叫我去供销社买盐。正好在理发店遇到你。看到我手上的两毛钱,你笑着说:“两毛钱买得多少盐?给你买糖吃!等下我买盐回去。”哇,我的好父亲,在那个贫穷的年代,小孩子有两毛钱买糖吃,是一件多么奢侈而又令自己无比骄傲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,农历一九七七年五月二十一日。 与平常一样,吃过晚饭,我们一家人在新房子前面坪里乘凉,说道家常。你无比兴奋地说,新房子,住的好舒服,凉快得很!这是你与母亲多年含辛茹苦筹建起来的新房,靠人工移了一座小山而建,地面宽敞,夏天南风习习。为了儿女,你们节衣缩食,给我们一个安稳的家。在当时已经是你们的荣耀。 五月,青黄不接的时节,村里人有些快断粮了。白天你忙碌一天,与队里保管员清理粮仓,晚上,又开始不顾身体,把第二天每户的口粮算好,列出来账目。临睡时你跟妈妈说,今天有点累,脚都拖不动了。母亲说明天就去看医生。万万没有想到,灾难来得如此快!凌晨四点,我们都在睡梦中,忽然听到母亲大呼:“崽啊,你们快起来!你爹喊不醒了!”我简直不敢相信,这一次,父亲,倚靠在床头,头靠膝盖,任凭我们怎么努力,却再也没有醒来。母亲哭的撕心裂肺,满堂儿女呼天唤地。父亲,就这样匆匆离我们而去,没有留下半句交代。父亲,你怎么舍得我们,舍得你一生心血建起来的家?你不是说新房子住的好舒服吗?你的儿女,两个刚刚成年,其余五个都还没有成人啊!你怎忍心把一副家庭重担,留给瘦小的母亲承担?

        出殡那天,八岁的我哭得一塌糊涂,下葬时,竟然死死拦住抬柩之人,不给他们把棺木放进墓穴。因为我知道,里面是最爱我的父亲,一旦放下去,我再也看不见他了。 父亲,你不知道,你的突然离世,给我们家带来多大的打击,你也无法知道,失去你,我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快乐。你是一个严父,却给了我更多的怜爱。失去你那天起,自卑伴随了我的成长。儿时与同伴有争吵时,一句“冇爷崽仔”(家乡话,意思是:没有爹的孩子。)多少次让我跑到某个角落无声泪落,又多少次望着远方,希望奇迹出现,你笑意盈盈走来,抚摸着我,给我勇气和力量。我的成长档案里,父亲一栏,成了永远的空缺,也成了我永远的痛!

我的思念,是决堤的海! 父亲,几十年来,我不敢提笔写你!不是不想,而是不忍!我不忍让天堂的你看到我的泪。唯愿你真的去了那个莺歌燕舞的世界,那里,没有病痛,你在静静享受生前没来得及享受的好时光。 亲爱的父亲,如果天堂有爱,我将用一生去寻找你。

 

网站地图 人才招聘 投诉与建议

粤ICP备05074776 、08005352号 Copyright 2008 renrenle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