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之窗

冬天的回忆

        儿时的冬天格外的冷,那时却不怕冷。特别是碰到雪天,玩雪、堆雪人、打雪仗,哪里还有冷的感觉,心里满满都是快乐弥漫。弄下屋檐下长长的冰凌,趁人不注意偶尔放进人家脖子后,成了我们滑稽的经典。放的人一溜烟跑了,被作弄的人自然要追,于是欢笑便绽放开来,尽管鞋子湿了,鼻涕会流,但却全然不顾。

        中学时学校离家远,连走带跑都要一个小时的路程,冬天上学便成了一件难事。好在伙伴多,一路嬉笑倒也不觉得累。因为走路锻炼,赶到学校往往是热汗淋漓,但后来就冷缩缩了。特别可怜的是一双手,满手的冻疮,肿的像肉包子。中午有一段休息时间,我与同学便会跑到老师家里,围着一团煤火,老师便也放弃午休,与我们一道聊天嬉笑。到傍晚放学回家,手冻得都不能拿筷子。每每见到,母亲都会无比心疼,有时见我冷缩着脖子回家,她会赶紧抱出家里的棉被放在炕桌上,下面有暖暖的煤火,叫我赶快把手伸进被子下,说一句:“冷死了, 快点把人烤暖和起来。”我听了心里暖暖的,所有的冷,早已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那年在武汉,冬天格外冷,风吹起来就像摩托车急驰而过的呼啸声。一天晚上,我与老公正围着电烤炉烤糍粑,一同事敲门而至,见我们,说一句:“好温馨啊,小夫妻围着火炉烤糍粑!”现在想起来,同事的话里其实有羡慕的成分。而最牵挂我的母亲,春节回家,第一句就问:“武汉冬天不兴烤火,你怎么过的?”我笑了,妈不懂,有相依相伴的爱人,再怎么冷的天,心里总是热的。

       来桂林几年,冬天依旧冷,并且是那种不含水分的冷。风还像武汉的风,呼呼作响,但桂林不下雪,因此少了很多冬天的欢乐。走在街上,总是一群陌生的面孔,回到家,又是一堆凡尘之事。母亲离世,再也无人在家里担心远方的我冷不冷。而我,终于从怕冷的状态中改变过来,走在风里,飘在雨中,依旧放不下匆匆的脚步。

网站地图 人才招聘 投诉与建议

粤ICP备05074776 、08005352号 Copyright 2008 renrenle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