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之窗

父亲的骄傲

        2015年的父亲节,我想起了一位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,我与我的乡下兄弟陈静明一起考上了省城福州的一所大学。当时静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平时成绩优秀的他考上了这所普通的大学。不过,这并不影响他父母的心情,特别是他的父亲,逢人便说儿子考上大学了。

        9月7日,我跟静明一起到学校报到。一路上,碰到赶早下田的乡亲们,他父亲就抢先向他们打招呼:“起这么早啊!我送孩子到福州上大学呢!”语气里充满了骄傲与自豪。
        当时城关汽车站人满为患,一些私营运输的老板为了挣钱,就私设了半价车票。为了省车票钱,静明的父亲买了一张坐票、一张半价站票。他说:“这里到福州时间不长,我站一站就到了。你不行,整天读书,体质差,怕经受不住,要有座位坐。”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上车时,老父亲扛着行李吃力地往车里挤,大半辈子未出过远门、坐过车的乡下大叔,一到车上却显得出奇的老练。他看着手中的车票,又看看座椅号码,很快找到了座位,他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,让静明与我坐在座位上,自己则站在我们座位的旁边的过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 伴随着汽车的轰鸣声,我与静明在椅背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几次醒来,睁开朦胧的双眼,只见人群中的老父亲瘦小的身影直直地站立着,饱经沧桑的脸高高地昂着。静明心痛父亲,好几次让他坐下来,每一次都被一句“我身体好”顶了回去。老父亲就这么一直干站着到了福州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学校,大门口站着两个威严的保安。静明父亲把包拽了拽,挺了挺胸膛走进去,还兴奋地对我俩说:“真气派!还有警察给你们把门!”  

        办完入学手续后,在静明的寝室里,老父亲一直重复说着:“在学校里要吃饱,钱不够用要及时写信回去跟我说,千万别饿坏了身子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安顿好了,已入夜了。静明父亲住的地方还没着落,学校有招待所,一问,一个铺位要15元,这把他父亲吓了一跳。老父亲说,太贵了。再三劝说下,他勉强答应住下,当时并没有登记交钱。他说:天还早呢,不急着睡,出去走走,等回来睡时再交钱,反正床铺有的是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,静明去招待所找父亲。眼前的一幕,让我们惊呆了:他的老父亲,躺在招待所前面的一张长椅上,头枕着提包,脸上盖着一张破报纸,瘦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。静明的眼泪夺眶而出。我们俩坐在草地上,静静地等老父亲醒来,足足一个小时,没有惊动他。

        当天下午,正好碰上同村的阿狗从山西运煤回来的煤车,静明父亲便乐滋滋地搭便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静明收到了姐姐的来信,信中写道:“咱爹这回见着大世面了,他逢人便说,福州有多大、多美,大学更是气派,还有警察站岗。他这一辈子都没见过那阵势,可他不怕,挺起腰杆子就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看完信,他不禁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    父爱如山,坚毅深沉!他们用坚实的臂膀挑起了家里了大梁,用沉默的爱温暖了家人的心房。

        借父亲节之际,向天下所有的好父亲致敬!

网站地图 人才招聘 投诉与建议

粤ICP备05074776 、08005352号 Copyright 2008 renrenle.cn All Rights Reserved